【转载】原来你竟是这样的猴子!

八爷   2017-11-28 16:52   261 浏览

【转载】原来你竟是这样的猴子!
<<< 返回我们都爱小说


六小龄童版孙悟空镇楼


孙悟空,无疑是中国文化中最为著名的猴子。自明代百回本《西游记》刊行以来,取经四众的故事便有了稳定的传播文本,孙悟空这一形象也逐渐深入人心。当代影视剧的改编,更是使孙悟空的形象得到了鲜活呈现。86央视版《西游记》中六小龄童的经典扮相,成为几代人的文化记忆。周星驰的电影《大话西游》则在对孙悟空的颠覆与解构中重塑了经典。近几年,无论是《大圣归来》《西游降魔篇》《西游伏妖篇》,还是《悟空传》等,都昭示着孙悟空这一经典IP的强大生命力。从漫长的历史维度来看,小说、银屏上形形色色的孙悟空,也不过是他的“今世”而已。你可了解这只猴子的“前尘旧事”?



要上溯孙悟空最早的文化基因,其实比论证孙悟空为什么会从石头里蹦出来简单不到哪儿去。目前学界关于孙悟空原型的看法,大体上可分为“进口说”、“国货说”、“中外混血说”三类:

进口说认为孙悟空的形象源自印度神猴哈奴曼(Hanuman)以及佛教中的“听经猿”形象;

国货说认为孙悟空出自中国自身的神话系统,但其具体归属究竟是淮涡水神无支祁、道教“修炼猿”,还是夏启等等,仍众说纷纭;

中外混血说主张将中印两国神话及宗教元素综合起来考察,但还是会涉及到以“中”为本和以“外”为本的问题。



这种原型探讨终究关心的是孙悟空的远亲,且短时间内难有定论,咱且不论,还是回到猴儿哥本人。猴儿哥这一生最得意的两件事大概就是大闹天空和西天取经了吧。我们不妨扒一扒百回本《西游记》成书以前,猴子在这类故事中的表现。





随行取经的猴子


经是玄奘取的,无论在《大唐西域记》,还是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中,长老都是妥妥的主角。可至迟到宋代,猴子便已“混”进了取经队伍,不仅蹭了主角光环,还大有后来居上之势。


现在能够看到的猴子和长老在一起的最早证据,是安西榆林窟的三处西夏壁画《唐僧取经图》,上面画着长老、猴子和白马。是的,这时候还没有猪八戒和沙和尚争宠,应该是猴子和师父一段难忘的“蜜月期”。当然,猴子的人设不是白给的,他的到来为唐僧提供了很大帮助,南宋刘克庄的《释老六言十首》中,即有“取经烦猴行者”的诗句:一个“烦”字流露出长老对猴子的无限依赖。





神通广大的……白衣秀才?


宋代还出现了一部“说经”作品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,名虽为“诗话”,其实主要是段子。《取经诗话》被认为是后来百回本《西游记》的雏形,但二者画风还是有很大不同的。比如,我们固有印象中那个毛脸雷公嘴的猴子,在《取经诗话》中出场的时候竟然是一个白衣秀才。那日午时,他从正东儒雅走来,向长老施礼,告以前程凶险,愿效力鞍前。长老欣然还礼:“果得如此,三世有缘。”那时候,没有施救与报答,更不需要什么紧箍咒,与君长路相伴,只因三世有缘。



 白衣秀才自称“花果山紫云洞八万四千铜头铁额猕猴王”,长老觉得拗口,就呼他“猴行者”了。当时的取经队伍一行七人,但除了长老与猴子,其他人都像群演一样缺乏存在感。其中只有一个小行者,因在买菜时被妖人变成驴而露了一把脸。猴行者将妖人的新妇变成了青草,准备让驴吃掉。妖人没办法,才把小行者变回了人形。当然,猴子在《取经诗话》中的能力远远不是这种小戏法可以涵括的,他近似于一个自带上帝视角的“常胜将军+博物专家+精神导师”。前程所有的凶险他都能预判,沿途一切异象他皆可解释,长老有畏难情绪的时候他还会做心理按摩:输出+辅助,场场MVP,主角光环抢得妥妥的。后来西游故事的改编者,为了避免剧透、强化冲突、平衡敌我实力,都大大削弱了猴子的技能。不过,从百回本《西游记》孙悟空动不动就对唐僧说出“念念回首处即是灵山”这种带有启迪意味的段落来看,猴子“精神导师”的人设还没有完全崩塌。



就战斗力而言,《取经诗话》中的猴行者绝对可以将对手打到绝望。书中有一个白虎精,怎么打都打不服。猴行者说,你不服就看看肚子里是不是有个猕猴。果然,一叫,那猕猴便在肚子里答应。白虎精吐出猕猴又说不服,于是肚子里又出现一个猕猴。如此,陷入一个无千无万的死循环,白虎精终被折磨而死。后来的西游故事中,孙悟空善用钻腹战术,或源于此。只是后来的悟空,仁义不少,钻腹不过点到为止,再也不会给对手如此循环往复的痛苦了。





人设崩坏的妖魔山大王?


元明戏曲中也有不少西游题材的故事。在《二郎神锁齐天大圣》中,猴子变成了一个十分魔性的形象,并有了一伙聚啸山林的妖兄魔妹:“吾神三人,姊妹五个。大哥哥通天大圣,吾神乃齐天大圣,姐姐是龟山水母,妹子铁色猕猴,兄弟是耍耍三郎。”猴子因盗仙丹,偷御酒受到天庭追讨,终被二郎神擒住。此时,我们心目中那个顽强勇敢、百折不挠的齐天大圣形象,人设有点崩了。只见他对二郎神道:“上圣可怜见!小圣误犯天条,望上圣宽恕小圣这一遭者。”一向只问别人服不服的猴子竟然在这里摇尾乞怜了!此刻,用他在百回本《西游记》里经常嫌弃唐僧的话回怼他再合适不过了:脓包,你也忒不济了!

 

在杨景贤的《西游记》杂剧中,取经阵容已经凑齐了,故事内容与后来的百回本《西游记》也更加接近。但猴子的表现还是偶尔会给人“这集我没看过”的印象。比如,猴子竟然抢了金鼎国女子当压寨夫人。难道杨景贤写杂剧也要和今人拍电影一样塞点感情戏?这样写,就难免人们在探讨孙悟空原型的时候,会和《陈巡检梅岭失妻记》中那种夺人妻女的淫猴精扯上关系了。不过,娶妻后的孙悟空,应该是个不错的丈夫。《西游记》杂剧中,他专门偷了王母娘娘的仙衣一套,“与夫人穿着”。后来在百回本《西游记》中,黄袍怪、赛太岁这两个妖精都是抢人妻女,却用情至深,似乎都是猴子的晚辈了。





(本文转载自“经典古籍库”公众号2017年10月1日同名文





帖子更新于2017-11-28 16:56:58

喜欢 4

评论